<form id="fbxhh"><nobr id="fbxhh"></nobr></form>
      <form id="fbxhh"><th id="fbxhh"></th></form>

        1

        1

        新聞中心

        資訊分類

        濃香型白酒、醬香型白酒對人體的影響有哪些不同?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9-03-21 14:12
        • 訪問量:

        【概要描述】醬酒喝后不頭痛、不口干,更健康。這是因為醬香型白酒酒中含有大量有利于人體健康的微生物物質、大量的酚類化合物、酸類物質、SOD與金屬硫蛋白等健康物質。

        濃香型白酒、醬香型白酒對人體的影響有哪些不同?

        【概要描述】醬酒喝后不頭痛、不口干,更健康。這是因為醬香型白酒酒中含有大量有利于人體健康的微生物物質、大量的酚類化合物、酸類物質、SOD與金屬硫蛋白等健康物質。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9-03-21 14:12
        • 訪問量:
        詳情

          醬酒喝后不頭痛、不口干,更健康。這是因為醬香型白酒酒中含有大量有利于人體健康的微生物物質、大量的酚類化合物、酸類物質、SOD與金屬硫蛋白等健康物質,適量喝醬香型白酒,對人體具有一般的保健作用,優質醬香型白酒還具有喝時好喝、好吞的優點。

          濃香白酒的酒分子沒有聚合,都是小分子的酒精,釋放的快,入口后對黏膜的刺激大,會有辣辣的感覺。身體會很快吸收小分子酒精,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會很快升高,還會刺激腦部神經,易出現上火頭疼等癥狀。

          醬香酒極具收藏價值,以茅臺為例,時間最久的可能已經翻倍幾十到幾千倍不止。而濃香型白酒,收藏一般價位的沒有什么價值,遠遠不及以茅臺酒為代表的醬香型白酒。酒類專家易志成提出,如果收藏濃香型白酒,選擇價位在中檔以上的,中、高度中國名酒或者國優酒。

          除了健康、具升值價值等優點,醬香型白酒不容易造價,而濃香型白酒,是造假的重災區。

          我們知道,“香”能遮百丑。濃郁的酒香,使白酒令人愉悅,但它的香味從何而來?純糧白酒的釀造,需要經歷多次蒸煮、發酵,它的香味是糧食在發酵過程中自然形成的。比如:高粱的香、玉米的甜、大米的凈、大麥的沖……隨著科技的發展,有化學家們對濃香型白酒進行研究,找到了白酒香味的來源——己酸乙酯和丁酸乙酯。在人工、原材料成本持續上漲的情況下,許多酒廠索性改用“調香”,實現白酒的各種香味。一瓶濃香型白酒,想更香,就放入更多的“酯”類化學物質。與自帶“獨家香氣”的醬香型、米香型等白酒不同,濃香型白酒的香,沒有明確的標準。在鑒別濃香型白酒的時候,往往也只需鑒別出香氣是否協調,主體香是否突出,有沒有其它邪雜氣味等等。這給“調香”提供了巨大的可操作空間。

          濃香型白酒的香味是調出來的,對一些利益大于一切的商家來說,并且是在合法的前提下,也不必大費周章的買糧食、采用“混蒸混燒”,“續渣法萬年糟”工藝,使用“肥泥老窖”來釀出酒體。需要注意的是,這類濃香白酒勾兌時候,用的是食用酒精,通常是玉米、薯干等原料,經過工業手法,生產出的高純度酒精。食用酒精除了乙醇本身,再無其他豐富的微量元素,勾兌出來的白酒,即無糧香,也無酒味,需要另外添加香精、糖精等物質,才能調出人們喜歡的香味和口感。如此低成本、易操作的造酒方式,甚得一些酒廠的歡心。

          消費者如何辨別由食用酒精勾兌出來的濃香型白酒?很難。因為采用的是“食用酒精”,在酒瓶的外包裝上,往往寫著糧食的名稱,在商超、天貓或京東以及其他白酒類銷售渠道,銷售者和廠家,沒有人會承認他們的酒是由食用酒精勾兌出來的?,F階段,他們的這類行為,從使用食用酒精勾兌到外包裝到銷售,都是“合法”的。長期喝“食用酒精勾兌的白酒”,對身體的傷害是一點點累積,長此以往,終會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這種傷害是難以用藥來挽回的。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通用底部

        發布時間:2019-06-25 00:00:00

        服務熱線

        400-0852-939

        聯系電話

        0851-22341016

        臺典酒業
        跑得快技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