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bxhh"><nobr id="fbxhh"></nobr></form>
      <form id="fbxhh"><th id="fbxhh"></th></form>

        1

        1

        新聞中心

        資訊分類

        醬香臺典 傳奇春陽

        • 分類:公司新聞
        • 作者:臺典集團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0-12-03 20:12
        • 訪問量:

        【概要描述】在貴州臺典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不難看到一位滿頭雪發、鶴顏銀須、體態健碩的老人在車間穿梭,不時還干起了粗活。這位老人叫杜春陽。他始終不忘初心,76歲了仍肩負著公司技術總工的重任。杜老一生癡迷醬酒,悉心研習醬酒工藝。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他用不倔不撓的精神,難以言表的辛酸和苦累為公司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仁懷酒業發展邁出了空前的第一步,登上了“中國酒都仁懷酒業改革開放40年40人至敬人物”的獎臺。

        醬香臺典 傳奇春陽

        【概要描述】在貴州臺典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不難看到一位滿頭雪發、鶴顏銀須、體態健碩的老人在車間穿梭,不時還干起了粗活。這位老人叫杜春陽。他始終不忘初心,76歲了仍肩負著公司技術總工的重任。杜老一生癡迷醬酒,悉心研習醬酒工藝。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他用不倔不撓的精神,難以言表的辛酸和苦累為公司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仁懷酒業發展邁出了空前的第一步,登上了“中國酒都仁懷酒業改革開放40年40人至敬人物”的獎臺。

        • 分類:公司新聞
        • 作者:臺典集團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0-12-03 20:12
        • 訪問量:
        詳情

        醬香臺典 傳奇春陽

        ——走進中國酒都仁懷酒業改革開放40年

        40人致敬人物稱號獲得者·杜春陽的背后

                在貴州臺典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不難看到一位滿頭雪發、鶴顏銀須、體態健碩的老人在車間穿梭,不時還干起了粗活。這位老人叫杜春陽。他始終不忘初心,76歲了仍肩負著公司技術總工的重任。杜老一生癡迷醬酒,悉心研習醬酒工藝。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他用不倔不撓的精神,難以言表的辛酸和苦累為公司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仁懷酒業發展邁出了空前的第一步,登上了“中國酒都仁懷酒業改革開放40年40人至敬人物”的獎臺。

        祖業戰得戰失 自幼伴賣維生

                  談及貴州臺典酒業集團有限公司,還得從杜氏燒坊說起。19世紀50年代末,戰劫后的茅臺不只是一片凄涼,更是一片廢墟。1862年,遵義鹽商華聯輝在此重建酒坊,四處尋找流散酒師時,京兆杜氏也順勢回村建起了杜氏燒坊。經杜氏家族的不斷努力,杜氏燒坊成了與華氏、王氏和周氏等酒坊齊名為茅臺盛極一時的四大酒坊之一。

                  可惜,好景不長。1935年,紅軍四渡赤水中的魯班場戰役打響,杜氏燒坊成了紅軍最前沿的救助點。戰爭結束,燒坊成了一片廢墟。面對慘不忍睹,復建無望的現實,杜老的父親杜明軒惜別燒坊,踏上了自己憑技藝和苦力換酒,妻子在路邊擺攤銷售的維生之道。

        化嬉酒為喜酒 變幫工為研習

                提及母親的酒攤,杜老記憶猶新。在他的記憶里,母親的酒攤很是簡陋,只有一張長方形木桌、幾根板凳及幾個土碗,甚至凳子和碗都沒有多余的,時常有客人站在一旁品飲。

                前來飲酒者除了挑夫路人,大都是附近的鄉鄰。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杜老很快從躲在攤邊自娛自樂的人,變成了模仿各種飲酒動作,逗得大伙樂不合唇的趣童。熟客們見他天真可愛,不時也用飲酒后倍感享受的動作逗他,有的甚至還用手指沾酒抹在他的嘴唇上。

        天長日久,杜老從怕聞酒變成了想聞酒,從想聞酒味變成了偷添酒碗。后來,他趁母親不在之時,還悄悄從壇中舀酒喝。據杜老回憶,那時他才四五歲。

                  杜老十歲那年,父親見他喜歡飲酒而又不沉迷于酒,于是把他帶到酒坊當起了幫手。在家父的熏陶下,杜老不僅迷上了酒,更是迷上了酒的生產工藝。很多時候,他經常拿著一瓶酒,或者是抬著一碗酒,靜靜地坐在一旁,邊品邊回味,邊回味邊思索。

        “        嗨,春陽你在干啥?”大伙見他發呆似的樣子,不時還故意把嘴湊到耳邊疾呼?;ú慌c花紅,人不與人同,杜老的父親當時也沒想到,這竟是杜氏燒坊又一代傳承人悄然誕生的前兆。

        變野果為美酒 從外行成名師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1960年,16歲的杜老憑著對酒的酷愛,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悄悄在家釀起了酒來。說他大膽,不只是懷疑他的技藝,而是在那個年代,很多人連肚子都沒法填飽,何來余糧供他釀酒,甚至是學釀酒?更要命的是他的做法,完全與當時的政策背道而馳。

               為解決釀酒的原料問題,杜老利用閑暇時間悄悄上山采摘野果。名師出高徒,僅在父親手下做過幾年幫工的他,居然一次就試釀成功了,更重要的是品質并不遜色于家父的手作。青出于藍勝于藍,很快杜老也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甚至可以與家父相提并論的一代酒師。一時間,一些鄰居也上山采起了野果,有的還從家中拿來雜糧請他釀酒。

               據杜老介紹,當時條件真的很艱苦,沒有谷殼輔助釀酒,他只好晚上悄悄到田間撈生產隊篩丟的谷殼;沒有釀酒的甑灶,他只好用家里煮飯的設備替代;沒有檢測儀器,他只能從粘度和酒花上判別酒質和濃度。

        杜老雖然每次釀出的產量不多,有時十余斤有時只五六斤,但是在那個年代,酒的確是非常緊俏的產品,不是誰花錢都能買得到的東西。

               歷時三年,杜老不僅熟悉了傳統的釀酒技藝,還用柿子和青岡籽等多種野果為原料,釀出了很多質優味好的美酒。通過釀酒,杜老換到了很多糧錢,生活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可惜,好景不長。杜老私自釀酒的事,很快傳到了管理區領導的耳里。在領導的悉心勸導下,為了不被戴上“小資產階級”的帽子,杜老也只好暫時停了下來。

        釀心根深蒂固 回鄉暗操舊業

                 963年,土地政策逐步放寬,鼓勵開荒種地,促進增產增收,有效解決農民溫飽的政策來襲。正伺機蠢蠢欲動的他,仿佛如魚得水,憑借自己健壯的體魄,甩開膀子干了起來。很快小麥、大麥、高粱、蕎麥、玉米等都成了他釀酒的原料。

                  兩年下來,不僅農民的基本溫飽得到了解決,杜老也賺下了不少的錢和糧。當時白酒的生產和流通,畢竟屬于國家禁止的行為,產銷過程中,難免會有暴露的風險,或者說被買酒者傳言出去的可能。

                1965年9月,綿綿陰雨天提前光臨了茅臺,山川河流全然一片迷霧,泥濘小道寸步難行。杜老估摸著,這天氣應該沒有領導巡查,是下沙釀酒的好機會。

                一天,杜老正借助自然屏障,一鼓作氣地下沙時,幾張陌生的面孔突然走進了燒坊。面對人贓俱獲的場景,他沒有作任何辯解,只是道出了生計的苦衷。領導見他態度好,糧食也全部泡了水,扔了也怪可惜的,于是讓他寫下“不再生產”的保證后離開了現場。

                酒坊再次停產,杜老正張羅著養家糊口的生計時,正好趕上遵義85廠對外招工。為防范于未然,惕防他再次造事,1966年,在相關部門的勸導下,杜老依依不舍地離開燒坊,走進了85廠的大門。

               1979年,精明干煉,釀酒之心不改的杜老,仿佛又窺視到了什么?不僅悄然辭工返鄉,重新操起了舊業,還將“杜氏燒坊”更名成了“仁懷縣冠英酒廠”。

              “家鄉今年收成如何,這個季節回去干點什么?”離開85廠的前一天夜里,杜老一邊品著秋高氣爽的夜景,一邊不停地自問。

                 機遇只會造訪有遠見的人,商機更是如此。第二天,他正一路風塵,心急如焚地往家趕時,路邊的一片玉米地為他找到了想要的答案。這不僅是玉米收獲的季節,更是玉米豐收的好年頭,于是他打定了“釀造一批玉米酒,賺到人生第一桶金”的主意和決心。

                說時容易做時難?;氐郊?,杜老發現原來簡陋的設備,已經被風霜雪雨折騰得破爛不堪。收購玉米的季節轉眼即逝,沒有設備怎么收糧釀酒?

                前車之跡后車之鑒。杜老認為,如果請人制作設備,仿佛又顯得有些張揚。萬一傳出去,恐怕還沒起事就已經惹事了。自己做嗎?像打造甑子這類的活他又從未干過。

                小心駛得萬年船。思來念去,杜老作出了白天抽空試制設備,晚上外出收購玉米的決定。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年里,杜老通過不斷摸索,完成了對甑灶的四次升級改良,實現了從每次50斤玉米提升到了300斤玉米的釀造能力。

                隨著產量的逐漸提高,冷卻水的需求越來越大。為了實現人生的目標計劃,杜老不僅白天要依舊出工,晚上還要到400余米遠的地方挑水。

               完成這項工作,不僅需要強健的體魄,更離不開鋼鐵般的意志。一晚下來,杜老至少要挑到50余擔水,往返行程近100公里。每晚干完這些活不僅衣衫濕透,有時甚至連褲子都扭得出汗。

               好在85廠發的工作服大套,避光效果也很好,晚上穿著出行不僅不容易被人發現,兩只衣袖還可輪換地當擦汗的毛巾。挑水過程中,大多都是借助微弱的月光前行,非要用手電筒時還得用手帕蒙住玻璃,以免電光太強被人發現象杜老這樣的干活方式和耐力,不說放到現在人的生活中,就算是在當時的情況下,估計也沒有幾人吃得消,而他卻一干就是四年。

        脫掉灰色外衣 難忘一生節點

                從媳婦熬到婆婆不容易,沒有期限的等待更煎熬。1983年,全國經濟體制改革的號角吹響,農轉商已成了百姓名正言順的營生。

                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進貴州大地,望眼欲穿的杜老告別了灰色的營生。從此,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也不用這么辛苦,可以甩開膀子,大張旗鼓地干起來了。然而這一年不僅成了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一年,也成了他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年。

               這一年,杜老告別了作坊式的地下生產經營工作,實現了仁懷縣冠英酒廠年產30余噸的升級改造。他的等待和努力,不僅把作坊大張旗鼓地變成了酒廠,還成了茅臺鎮最早的四家酒廠之一。

               當時,茅臺鎮的酒廠規模大小不等,實力參差不齊,像現在這樣分工明確,配套俱全的幾乎沒有。大多數酒廠都是一個人,產銷過程中既要扮演老板的角色,還要包攬工人、財務和駕駛員等崗位的全部工作。當然,杜老的酒廠也不列外。那時,他的孩子們都還很小,一個人不僅要釀酒,還要打理養豬場,一天忙得不亦樂乎。

               剛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各地機構設置均不健全,行政職能劃分也不明確,行政執法更談不上規范,很多規費都是由大隊,甚至生產隊代征代收。年輕氣盛的杜老,一向說話直來直去,不知是得罪了什么人,還是有人故意坑他。他明明把400元的稅費交給了時任大隊領導,相關部門則硬說他沒有交,并以偷稅漏稅為由,不僅在全縣張貼了批斗公告,還把他拉到魯班游街示眾,掛牌批斗。

              為鼓勵農民創業,1984年黨中央國務院頒布了81號文件。對照文件,杜老也算是仁懷縣首批創業之星,不但有酒廠,還有養豬場,收入早已突破了萬元大關,理應成為國家扶持和關注的對象。

             當時還沒有自來水,解決酒廠冷卻水的問題,一直是杜老多年來倍受折騰,又煞費苦心的事。一天,他在廠門口挖蓄水池時,正好被下鄉調研的時任縣委領導碰見。一向直來直去的杜老,直言不諱地對領導的提問進行了回答。領導了解情況后不僅沒有批評他,還當場對他的想法和做法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和肯定。

               人直有人逢,路直有人走。也許這就是直爽人的好處吧!經過與領導的坦誠對白,杜老不僅成了縣委政府關注的焦點,他的企業也成了領導三天兩頭視察調研的對象。

               為深入落實黨中央的文件精神,快速推動市場經濟的發展,同年10月26日,國家組織了召開了“全國農村專業戶座談會”。在縣委政府的極力推薦下,杜老應邀進京參加了座談會議,并獲得了仁懷首個全國“萬元戶”的表彰。

             “天啦!期盼了20余年的春光終于照在了我的身上!”會議結束,杜老如釋重負,深深地吸了口氣,情不自禁,感慨萬分地說。杜老認為,會上領導講的,專家說的,國家鼓勵做的,全然與他的期盼和做法不謀而合。

               從北京回來,杜老又對會議精神及領導和專家的講話進行了全面的回味和梳理。在此過程中,他不僅多次情不自禁地笑了,還對自己前衛的思想心生敬佩起來。從此,杜老也仿佛消除了心中的所有疑慮,很快完成了“仁懷縣冠英酒廠”的正式注冊手續。

             1985年10月10日,經縣委政府推薦,杜老以仁懷縣冠英酒廠為主體,“酒鄉窖酒”為品牌,作為仁懷民營酒廠的代表赴京參加農牧漁業部全國鄉鎮企業產品展銷會,并拿走了貢獻獎。此獎成了新中國成立后,仁懷民營酒廠中首個國家級獎項。這不僅填補了茅臺鎮民營酒廠殊榮榜中的空白,更為眾多民營酒廠的發展堅定了信心,指明了方向,奠定了的基礎。

              同年,杜老也因推動民營經濟發展貢獻突出,當選上了仁懷縣政協委員。為支持民營經濟發展,他生產的“真品原漿酒”也被特許為貴州省政協定制專供酒。

               為便于“酒鄉窖酒”的品牌運營,1990年1月,經相關部門批準,杜老將“仁懷縣冠英酒廠”正式更名為“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酒鄉窖酒廠”,2003年,該廠的“懷冠·酒鄉酒”通過“國家質量衛生安全全面達標食品”認證。

                杜老一生釀心不改,悉心研習醬酒工藝,探索醬酒秘密,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為臺典酒業集團有限公司的組建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為仁懷酒業發展找到了方向,邁出了極具有代表性的第一步。當然,相關部門和業內人士也沒有忘記他,2019年1月,76歲的杜老還被授予了“中國酒都仁懷酒業改革開放40年40人致敬人物稱號”。

               杜老膝下有兩個兒子,長子杜富杰,次子杜江濤。為將企業和醬酒工藝發揚光大,兄弟兩高中畢業,均被安置到酒廠當了工人。2005年8月1日,年邁花甲的杜老見兩個兒子羽翼豐滿,完全能夠挑起酒廠的重擔了,于是便下發了交接令。杜老雖然把光大酒廠的重擔交給了杜富杰和杜江濤兄弟兩,但是一直過著退而不休的生活,至今仍肩負著公司技術總工的重任。

               像杜老這樣不忘初心,癡迷所愛,不倔不撓的人,如果在每一個行業多有幾個,又何愁行業不發展,經濟不騰飛!

               2005年,杜老將光大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酒鄉窖酒廠的重擔交給了杜富杰和杜江濤兄弟兩,轉眼十五個春秋過去了,現在公司已走向了集團化的發展領域。欲知詳情,敬請關注系列報道之二。

        關鍵詞: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通用底部

        發布時間:2019-06-25 00:00:00

        服務熱線

        400-0852-939

        聯系電話

        0851-22341016

        臺典酒業
        跑得快技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